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职工艺苑

小得盈满,守望幸福

作者:赵艳 来源:西咸北环分公司大王管理所 时间:2020-05-22: 15:36  

  “春雨惊春清谷天,夏满芒夏暑相连。”二十四节气把一年的时光进行了最诗意的划分。“夜莺啼绿柳,皓月醒长空。最爱垄头麦,迎风笑落红。”小满是一段初夏最美的时光,也是最具有智慧内涵的节气。新的希望总是在辛勤劳作中实现着,小满意味着收获来临。北方作物夏熟饱满,南方夏收夏种,万物是小得盈满,人则是情满意满。
  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金色麦浪,这不觉让我想起小时候的趣事,那个年代还没有收割机,每到夏收季节都是家人最忙碌的时刻。要一镰刀一镰刀在地里割麦子,然后装车拉回家,召集左邻右舍帮忙打麦子。大人们在打麦机前分工协作挑麦秆、接麦粒,我们小孩子则是在后面帮忙抱麦秆。虽然扎人的麦秆最后会把全身划烂,等到出汗后全身蛰痛,但是那种集体劳动后的乐趣依然萦绕心间。还记得无数个早晨,看到之前堆积如山的小麦垛仿若变魔法一样变成白白的“云彩”,那种小小的喜悦可能就是儿时记忆中的“小得盈满”,简简单单的幸福。
  小满未满,不急不慢。小满即安,一切都是刚刚好。人生需要留白,小满才是人生最好的状态。凡是稍留欠缺才能持恒。而何为小满?在我眼中是有一份不悲不亢的工作,有一笔不多不少的收入,有一处随心随意的生活环境,有一个和和美美的家。过犹不及,平平淡淡才是真。就像此刻,正值小满之日,安闲地徘徊在清新宁静的氤氲中,与阳光作伴,与清风为友,与天地同在,何等的自在和逍遥!小满是知足、是满足。
  近期,我正在品读《诗经》与《楚辞》,翻看《诗经》的时候,我能真切感觉到一种土地里的踏实,可是读《楚辞》时,却感觉到在天上漂浮的华丽,所以后者叫做浪漫主义文学。《诗经》里没有神,那些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百姓就是那么自食其力的活着。而这些无名无姓的老百姓,便是儒家学派崇拜的角色。儒家学派认为生命的主角就是这些活在土地上勤恳劳作的农民,并不是什么英雄盖世的人物。相反《楚辞》更像是一种激越华美的生命力量,仿若大满般的存在。确切地说,《诗经》和《楚辞》呈现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两种不同的文化与美学。朴素与外放、古典与浪漫、含蓄与激越,都只是我们生命中的不同力量,也只能在我们自己的生命里慢慢平衡。可无论是哪种状态,自有各自的满足,就好似此刻窗外吹过的风,吹得心里暖暖地,让人不自觉多了几分对夏天的那份期盼与牵挂。绿意虽然早已充满整个田园,却难以霸占整个夏天,倒是四野充斥的麦香弥散在夏日的白昼与黑夜。风也几乎是不分白与黑的强劲,麦香愈发浓烈,一股脑地侵入到每个人的鼻腔直至心肺。这也许就是我此刻守望的幸福,淡淡如兰草一般,浅浅的刚刚好......
  小得盈满,我心中的天地无限深远。静默,像一柱沉香的自若,像一园幽草的安然。伫立,于无弦处听古琴,于无水处觅流水。人之小满,是远方的远,近中的近,爱中的爱,满中的满。于小满的情思中,守望简单的幸福。

  •  
  •  
|